【楼诚】污向二十问之“衣冠禽兽”明楼

啊啊啊啊啊啊图好评!!!!!!!!!!!

大寒:

被国剧盛典炸开花,深夜放糖——超级污的大哥访谈hhh

————

Q1、

寒:掐指一算,您和阿诚先生在一起十多年了。在这过去的十多年间,什么时候您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呢?

楼:无时无刻。

寒:具体说说看?

楼:鲁迅先生当年给瞿秋白写了两句话——“人生得一知己足以,斯世当以同怀视之。”阿诚于我,可以说是知己。他知我、伴我,对于一个长久不能生活在阳光下的人而言,阿诚就是阳光。每每当他站在我身边时,我就能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着的。那是一种风雨同行、沉默有力的爱。

Q2、

寒:我们都知道您和阿诚先生可以说是顺其自然地走到了一起,所以也就不谈“追”这个字。大家现在非常感兴趣的一个问题就是,您和阿诚先生平时都是怎么促进感情的?

楼:当灵与肉达到了和谐,感情自然会升温。

寒:哈哈哈,先生说得有道理。

 

Q3、

寒:您俩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哪里?

楼:巴黎。

寒:您说的是哪一年的巴黎呢?

楼:一九三四年的时候,我去巴黎看他。

寒:我知道当时您刚知道他的身份,是吗?

楼:对。当时我还挺生气的,我白天刚和王天风说过明家的孩子不会碰政治,晚上就被这小子打了脸。

寒:所以一气之下您就?

楼:送他去伏龙芝的那天夜里,我喝了点酒。当时也是年轻气盛,不过其实也没有做到最后。

寒:心疼他还小?

楼:那倒也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事儿应该给他一个更美好的体验。

 

Q4、

寒:坦白来说说,您喜欢做这档子事么?

楼:食色性也,你说呢?

 

Q5、

寒:那平时您俩谁主动得多一些?

楼:他总觉得我年纪大了,要多保养身体。所以在床上,一般都是他在上面。

寒:阿诚先生是攻方?

楼:主动权掌握在谁手里无伤大雅,但是到底是“谁坐上来动”这个是大事儿。阿诚那小子目前看来,还没什么胆子造反。

寒:哈哈哈,所以是骑乘对吗?

楼:小姑娘,要优雅不要污。

 

Q6、

寒:所以我可以理解为先生您最喜欢的姿势是骑乘吗?

楼:其实我身体还可以,我觉得我可以试试别的体位。正所谓实践出真知,不尝试怎么知道自己最喜欢什么。更何况,向来没有什么最喜欢,只有更喜欢。

 

Q7、

寒:那您在房事过程中,哪一瞬间觉得最……嗯,perfect?

楼:脱掉他衣服,吻遍他全身,抚摸过他每一寸皮肤,进入他体内……每一个瞬间我都觉得nice。

寒:那最完美的时候呢?

楼:那当然是看他哭出来的时候。

 

Q8、

寒:无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方面,您都可以说是最了解阿诚先生的人了。可以告诉我们阿诚先生哪里最敏感吗?我看到不少同人作者喜欢写您碰到他耳朵,耳尖会泛红,这是真的么?

楼:无可奉告。

寒:这个……哈哈哈,好,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

 

Q9、

寒:平时我看您都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所以我特别想知道会不会有这样一种情况,阿诚先生一说某句话,您就没辙了?

楼:恋爱当中的人基本都无智商可言,我很庆幸我和阿诚已经走过了那段时期。但是即使修炼到现在这个层次,我依然没办法抗拒一件事。每次他在床上一喊我“先生”,我还是会觉得,他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都得给他摘下来。

寒:看不出来您这么宠阿诚先生啊?

楼:阿诚一般不会和我提什么要求,谈不上“宠”。

Q10、

寒:您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和阿诚先生尝试的场合?

楼:和他一起,无论是在哪里我都觉得是自己“特别想尝试的”。如果非要说一个的话……阿诚上班穿得特别正经,我倒是挺想和他在办公室来一次的。上回刚想有点动作,就被梁仲春给打断了。

寒:哈哈哈哈哈,梁处长每次都出现得这么“及时”。

楼:所以我现在突然很想去梁仲春家里试试。

寒:这……?

楼:送他一百个胆子,看他敢不敢看。

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Q11、

寒:说到“场合”问题,您知道有很多姑娘在写您和阿诚的故事吧?

楼:明台私底下偷偷翻看,被我撞见过几回。

寒:在小说里,他们给您和阿诚先生安排了各种如“车震”、“厨房”等等,您有没有比较钟意的?

楼:但凡写我将阿诚弄哭的所有,我都很钟意。

Q12、

寒:您觉得阿诚先生做什么表情最性感?

楼:所有表情。

寒:不如给我们举个例子?

楼:……他每次想亲我的时候,都是热情、大胆。回味起来,简直让人着迷。

 

Q13、

寒:哈哈,我发现明先生确实挺有趣的,今天看到了您的另一面。我想问问您,阿诚先生会不会吃醋?

楼:不怎么会。

寒:哎,像您这样的一般都会有各种交际应酬吧,肯定少不了和各种女性打交道。那平日里和那些女性亲密接触,阿诚先生都不会吃醋吗?

楼:别说吃醋,这种事他都很少过问的。

寒:这是为什么?

楼:一般情况下,我和什么女人见面、跳舞、喝酒,都是他一手安排的。更何况,一旦有所不满,他事后都会在床上表现出来。

寒:不让您进房间吗?

楼:不,他会趁着我兴头上的时候,直接给我一脚踹下床。

寒:这……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Q14、

寒:看您的性格应该对阿诚先生很温柔吧,那您有没有比如说某次很生气,就粗鲁地对待了他?

楼:没有。

寒:真的一次也没有?

楼:宝贝都来不及,哪来的粗鲁对待。

 

Q15、

寒:那阿诚先生主动诱惑过您吗?

楼:阿诚于我,就像致命毒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诱惑。有一次我在办公室工作,他提前下班了,和我说了几句就走了。结果他出去不到三秒又将门打开了,朝我吐了吐舌头。我当时,差点按捺不住把他压在那块门板上狠狠亲吻的冲动。

寒:看来先生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呀?

楼:那倒没有,阿诚在给我“疏导心灵”这一块表现得相当出色。

 

Q16、

寒:您俩平时爱亲吻吗?

楼:吻他,能让我感觉到“soulmate”的真正含义。

寒:所以很喜欢对吧。

楼:换一个角度来说,我每次都能把阿诚的唇吻得更好看。赏心悦目的事,谁不愿意做?

 

Q17、

寒:您约过阿诚先生出去游玩吗?

楼:我觉得我们每一次灵肉达到和谐的时候,都可以算作一次“生命的约会”。浪漫,富有春天气息。

 

 

Q18、

寒:您俩平日会吵架吗?

楼:会,但是不多,阿诚不会忤逆我。

寒:那如果吵了一般怎么解决?

楼: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谁厉害谁赢。

寒:一般谁“赢”的机会多?

楼:当然是我。

寒:我以为您会让着阿诚先生呢。

楼:生死攸关,我总归比他经验多一点,看得也就远一点。

 

Q19、

寒:您知道大姐一直都很想您和阿诚先生成家立业,那您考虑过有一天他结婚了怎么办么?

楼:他的结婚对象难道不是我?

寒:万一不是呢?

楼:没有这种万一,必须是我。前半辈子,我一手养大了他;后半辈子,他自然要陪我到老。

 

Q20、

寒:虽然现在提倡无神论,但是我想问问您,如果有下辈子,您觉得自己还能和阿诚先生在一起么?

楼:今生已幸,何必来生?我尊重他的所有选择。

————

明天写对应阿诚的二十问。

今天真是炸开了!三个粉群一起刷图hhhhhhhhhhqaq感觉自己出坑困难又加深。

梁萌萌实力背锅!

写小黄文的姑娘们有木有感觉被大哥表扬2333

我觉得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领悟优雅打黄腔的真谛了……感觉明早起来又要收到lof屏蔽的通知…

评论
热度 ( 370 )
 

©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