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饲养手册 32

我是楼诚党,很坚定而且西皮洁癖的那种。只看楼诚文,接下来是蔺靖。其他几乎不怎么吃。凌李我最多看看小短篇,从头到尾追下来不带晃的就这篇了。真的好看!!!推荐!




清和润夏:

32   我的孩子,我只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接到李夫人电话的时候,李熏然在队里跟人聊天打屁,李夫人听到电话接听后那头儿子肆无忌惮的一串哈哈声。

“喂,妈啊?咋啦?”李熏然的声音在电话里都是飞扬的笑意。

“然然……你能不能回家一趟?”

李夫人略有仓皇的语气让李熏然吓一跳:“妈你不舒服?”

“不,不是,是……妈妈有话跟你讲……”

李熏然蹙眉,笑意全都不见:“妈你说实话。你不舒服?我爸惹你生气了?”

李夫人慌张:“没,没有,妈妈就是想你了。你,你不回来也行,然然,你说实话,最近你开心吗?快乐吗?”

“我开心啊,挺好的啊。妈你到底怎么了?”

李夫人声音哽咽一下:“没有,没有,然然妈妈挂电话了。”

 

李熏然马上站起来往李局长办公室跑。李局长正好下班要走,看见李熏然跑过来:“你干嘛?”

李熏然道:“局长同志,你是不是犯原则性错误了?”

李局长拍他头:“放屁!”

“那怎么我妈刚才给我打电话怪怪的?你肯定惹她了。说,是不是外面插彩旗了?”

李局长大怒:“你老子我是那种人吗?你妈最近更年期你也不是不知道,多愁善感的很!”

李熏然鼓着脸:“你回家?我也回家,看看我妈。”

李局长上下看他一眼:“你事儿忙完了?”

李熏然道:“没,等技术鉴定部门回信。”

李局长道:“那你等吧,我先回家一趟。”

李熏然冲着李局长的背影呲牙。

李局长头也不回:“兔崽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嘛?”

 

李局长回家,换鞋的时候喊了一声:“然然妈?”

没回答。

李局长进厨房,骇得头发竖起来——李夫人右手拿着刀,左手食指血流如注,案板上红了一片。她愣愣地,无知无觉。

“看看看看,切手了吧?怎么这么不小心?”李局长去拉她:“然然妈?”

李夫人回过神来,神情却木木的:“你回来啦……”

李局长拎着李夫人的手腕,用自来水冲她的手指,冲完拽李夫人出厨房,自己去洗手,拿了药箱出来。李夫人坐在沙发上,左手悬空,右手却在反复摩挲自己的锁骨。

李局长奇怪:“然然妈?你怎么了?”

李夫人无意识地看了李局长一眼。

“然然妈,你到底怎么了?”李局长拉过矮凳,坐在李夫人面前。他拧开酒精:“我倒酒精给你冲冲,你忍忍。”

手指倒了酒精,李夫人几乎没感觉。李局长一心一意给她包扎:“你别做晚饭了,咱们出去吃。”

李夫人看着李局长,忽然涌出泪来:“老李……”

李局长吓一跳:“怎么了?”

李夫人那对圆圆的,大大的,当年一见就击毙李局长的眼睛含着泪:“老李,当年咱刚结婚的时候,说的话你还记得么。”

李局长低头包扎:“记得啊,孩子么。说咱俩以后有了孩子,只要能平安长大,一辈子快快乐乐,就可以了。”

李夫人抽泣:“那还作数吗?”

李局长叹气,笑着给她擦泪:“为什么不作数?”

“可是,什么才叫真的‘快乐’呢?”

“咱刚结婚那会儿,畅想以后会有个什么样的孩子。还畅想以后孩子得找个什么样的另一半。后来咱俩总结,无论男孩女孩,只要另一半对孩子好,愿意照顾孩子,我们就没有话说。”

“可,可是……”

李局长尽心尽力包扎完李夫人的手指,突然问了一句:“然然妈,你嫁我后悔没?”

李夫人一愣,话题怎么绕到她身上了:“你什么意思?”

李局长笑:“当父母的都自私,都要孩子的另一半伺候自己孩子。我突然想起当年然然姥爷恨不得打死我的样子,他希望女儿的丈夫是个能照顾人的,可是……当年我并没有给你多少照顾。”

李夫人抹把泪:“你说这个干什么。”

李局长道:“当年咱俩……好,多少人不值呢。就说你是城镇户口,我是农村户口,那就要……卡死我。”

 

三十年前,户口是每个人脖子上的枷锁,纸张做的天堑,一道锁定出身的基准线。城镇户口,农村户口,像把铡刀,把人群刷拉一刀切,干脆利落。李局长当年虽然是军官,可是出身赤贫的农村。农村出身的军官妻子多数也是农村户口,转业之后要落户在妻子的户籍所在地。即便勉强留在城市,妻子也没法安排工作。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当年的李局长和李夫人不般配。

花儿一样的李夫人,能唱能跳能弹钢琴,居然相中一个乡下穷小子。虽然是个军官,那时候的军队面临着动荡的变革,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没有人看好,没有人祝福,没出过远门的年轻姑娘,独自横跨过整个中国,登上青藏高原,去军营驻地找自己的男人结婚。

虽然高原反应差点要她的命。

 

“我……一直觉得愧对你。那时候,整个家,然然,只靠你。”

“说这个干什么……你在西藏也不容易……”李夫人伸手摸李局长的脸。李局长年轻的时候高高瘦瘦,五官很深,虽然不算帅,但有股野兽一样的狠劲。可是他老了。鬓角花白。虽然他眼神依旧锐利——当年那个在阳光下,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年轻军官。

李局长用脸蹭李夫人的手。

 

“我很感激你。不光你撑起这个家,还因为你把然然教养得很好。然然很像你。”

有原则,又坚定。

他的妻子和孩子。

 

“你……”

“所以,你看,什么是快乐?然然的姥姥姥爷现在也未必觉得自己女儿嫁对了人。你觉得你嫁错人了吗?”

“孩子都快三十了,说的什么混帐话。”李夫人又气又窘。

“好啦。然然是个有数的孩子。我们信任他吧?”

李局长摸摸李夫人的脸。

“可是……”

“没事,只一段时间。一段时间,公司还有试用期呢。”

 

李熏然回家,凌院长刚到家,外衣也没脱,在厨房里忙活:“回来啦?洗手,今天吃点养胃的。”

李熏然沮丧:“我什么时候能跟同事去撸串?”

“半年。”

“啊啊啊啊啊!”

“你活该,下次干什么都三思而后行,现在想想你的转氨酶!”

李熏然蔫蔫地换鞋脱衣服洗手,忽然手机响。厨房门关着,抽油烟机轰然作响,李熏然跑出来找手机,接起来:“喂爸我妈怎么样?”

李局长沉默半天。

“然然,你现在,好不好?”

李熏然顿了顿。

“我很好,爸爸。”

 

凌远打开厨房门,伸出头:“谁来电话?”

“我爸。”

“咱爸说什么?”

“说他不是你哥。”

“……熏然!”

“好吧。他问我好不好。”

凌远一愣,不安地晃了一下头:“你……怎么回答的?”

李熏然一笑,圆圆大大的眼睛眯起来:“我很好呀。”


评论
热度 ( 3872 )
 

©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