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日常,天♂天♂向♂上(又污又甜)(1)

栗子兽-我污故我在:

今天看了天天向上直接炸成烟花了,把其中的一些梗搬到原著中写下日常w
⋯⋯⋯⋯⋯⋯⋯⋯⋯⋯⋯⋯⋯⋯⋯⋯⋯⋯
【所谓语癖】
明楼发现阿诚在报告的时候喜欢先嗯一下,停顿几秒后才开始发言。原先他觉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不过某日散会后听见一些下(mi)属(mei)说“明先生每次嗯的时候都特别性感”之后,他毅然的决定纠正阿诚的这个语癖。

“你只能在我卧室里嗯,明白吗阿诚?”
“嗯,先生。”

【所谓小动作】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你很喜欢在教训下属的时候无意识的弯起手指做些小动作?”

 

“哦,那可能是晚上教训你的时候做习惯了吧。”

 

“大哥!”

 

【夏天喝热茶】

明台看见阿诚端着一杯菊花茶朝明楼房间走去,不解的说道:“大哥大热天的喝什么热茶?越喝越热!”
“我觉得大哥最近内火旺了些,就想给他泡些菊花茶去火。”
“内火旺?我怎么没看出来?”
“我最近有两次都看到他流鼻血,啊,对了,还频繁的舔嘴唇。”
“诶?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看到?”
“第一次流鼻血是我们在海军俱乐部打台球的时候,他站在我身后看我和其他人打,几轮后我回头就发现他流鼻血了;第二次好像是前天我在厨房做番茄鸡蛋的时候。”

“台球啊,噗⋯⋯”,明台根据打台球的姿势想到了一些情色的画面,忍不住同情了自家的大哥30秒,“那阿诚哥做饭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那天天热了点,我干脆把上衣脱了,只套了个围裙。”
“⋯⋯阿诚哥,这茶去不了他的火,你才能啊。”

【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

“阿诚啊”明镜把一小撮照片递给阿诚,“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女孩,有的话跟大姐说,大姐去给牵线。”
“大姐,我还年轻着呢。”阿诚有些无奈,大姐最近这是没完没了了,刚给明台相完亲又想着给他牵线。他转头用他那双无辜的鹿眼看着明楼,寻求援助。
“年轻什么呀?都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了,人家旧社会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孩子都五六岁了。”明镜不满的叨叨着,瞪了把脸掩在报纸后面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明楼一眼,“你看你大哥做什么?他呀,我现在是指望不上了,我就盼着你和明台能够让我抱上侄子咯。”

“好好好,我看我看⋯⋯”阿诚叹了口气,他知道他食物链顶端的大哥现在算是帮不上他的忙了,便佯装认真的翻起了照片。
过了才不到五分钟,他就把照片散在桌子上,“大姐,我看完了。”

“怎么看的这么快?有喜欢的没有?”
“倒是没有,对不起啊大姐,。”
“啊?一个都没有?”
“真的没有。”
“那你倒是说说你喜欢长什么样的?大姐过几天再帮你张罗着看看。”
“到了我这个年纪,长得高矮胖瘦都不是最重要的。”他看到把报纸拿反了的大哥竖起了耳朵,便憋住笑动了动坏心思,故意道,“啊,太胖了还是不行。”
“对对对,是不能太胖。”明镜点头附和道。
“我对喜欢的人外表没有过多的要求,只是希望他跟我的思想在一个层面上,他能熟知我的想法,支持我的理想,跟我默契十足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想说什么,两人不仅要有语言上的交流,心灵上也要有。”
低头吃瓜的明台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他戏谑的笑着打量了一眼嘴角已经压不住上翘趋势的明楼,插嘴说了一句:“”是soul mate的这个感觉,是吧阿诚哥?”
“是啊。”明楼放下报纸,站到一边披上风衣。
“你在这里是个什么劲,问阿诚又没问你。”明镜觉得怪怪的,但是心里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替他回答,我这个弟弟,我还是了解的。”明楼笑笑,唤了声阿诚一同出门上班去了。
“是啊”在两人出门后,明楼听见身后的人小声的说。




评论
热度 ( 190 )
  1.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栗子兽-我污故我在 转载了此文字
 

©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