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楼诚日常,天♂天♂向♂上梗(2)(又污又甜)

七爷:

鱼唇的弟弟哈哈哈哈哈哈哈无缝衔接东凯天天向上,真的天天想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栗子兽-我污故我在:

第一弹链接:
http://snarrypotter.lofter.com/post/1d230dee_8d4414d

  
  
  
  
  
  
  

依旧是天天向上的梗

  
  
  
  
  
  
  

【风衣】
阿诚成人礼那年,明楼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他低下头,唯唯诺诺的推脱说明家收养他他已经感激不尽了,不需要礼物。可明楼执意要送他,说不收就不是把他当自家大哥,于是阿诚乌溜溜的黑眸子转了一圈,心里似有了答案。他踮起脚尖,凑到他大哥耳边小声的说:“一件风衣,可以吗大哥?”

“当然没问题了。”一向宠爱弟弟的明楼自然是想都不想的答应。

“谢谢大哥!”少年绽放出混合着感激,羞涩和兴奋的美好笑容,在早晨的阳光挥洒下看起来就像小天使一样。

明楼看他这么高兴,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阿诚,你为什么想要风衣阿?”

“因为⋯⋯”阿诚犹豫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理由很孩子气,实在说不出口。

“不能告诉大哥吗?”自认不是玻璃心的明楼此刻觉得心里发堵,一向对他坦诚的弟弟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当然可以告诉大哥了,不过大哥不要笑话我。”看到大哥略微失落的表情,阿诚立马就没了立场。

“不会的。”

“因为大哥边走边披风衣的样子很好看我很羡慕我也想跟大哥一样帅。”阿诚挠挠头,句都不断的迅速说完,然后转身哒哒哒的就跑了。

噗,这傻小子。明楼看着弟弟撒着小步子跑远的背影,宠溺的笑起来。

很多年后的某日早晨,明诚向明楼抱怨:“大哥,你怎么今年又送我风衣啊。”

明楼笑着逗他:“你不是喜欢风衣的吗?阿诚边向门外走边披风衣多帅啊。”

“大哥你还记着这个。”明诚撇撇嘴,然后反击道,“不过我披风衣没大哥好看,我的体重撑不起风衣的架子和气场。”

“你披风衣的样子是没我好看,不过你脱风衣的时候是十分好看的。”

“大哥!”

啊,总是说不赢他。

【我是男生】
“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
我的脸会变成青瓷锅
你不要像眼镜蛇缠著我
我才不想做你的哦多多

你不要学劳勃狄尼洛
装酷站在76号等我
你不要变奇怪的玫瑰给我
因为我们没有水乳交融过

我是男生 手好看的男生
我是男生 低音炮的男生
我是男生 易推倒的男生
我是男生 你不懂男生”

阿诚黑着脸对着稿子唱完后,就看见了两张扭曲的脸—明台已经捂着肚子笑倒在地上,明楼还在掐着手心努力的维持着淡定脸。

“你们哥俩这下满意了吧”羞耻play结束后的明诚立马把明台即兴写的歌词用打火机烧了,“我以后再也不陪你们玩斗地主了。”

“哈哈哈哈哈哈阿诚哥谁要你跟我们哥俩赌那么大的”

“你别生气,这唱的不是挺好的嘛,以后咱家万一破产了,你还能做个大歌星养我们呢。”明楼的脸已经忍到抽筋了,只不过为了照顾阿诚的情绪他还在用力忍耐。

“得,我在明家不止是仆人,还要变成卖唱的了。”明诚翻了个白眼,上楼去了,“今天晚饭二位自己解决,鄙人要为出道做准备去了。”

“明台,都怪你嘴欠,今天晚上要吃清汤挂面了。”

“大哥,怪我咯!”

(觉得更的有些少了再补一个)

  
  
  
  
  

【吃螃蟹】

  
  
  

明台见自家大哥一脸严肃的拿着筷子,对着一只螃蟹不知从何下手的样子,不禁吐槽道“大哥你能不能别端着了,啃个螃蟹还要用筷子。话说你到底会不会吃螃蟹啊!不要用筷子戳它啊喂!”

  
  
  
  
  

“明台,你的那一个不是剥好了吗,给你大哥夹过去。”明镜看到明楼笨手笨脚的样子也感到了捉急,她这个弟弟什么都好,情商高智商高,就是生活上离了阿诚就像个二级残废一样。

  
  
  

“真是的,大哥你到底行不行啊。我好不容易弄好一个。这个可多蟹黄呢。”明台嘴里虽是不满意的叨叨着,但还是把自己剥好的半个蟹身给明楼夹了过去。

  
  
  
  
  

“你就自己留着吃吧,我还嫌你筷子上粘了口水不卫生。”明楼倔脾气上来了,他把明台扔他碗里的蟹身又放了回去,蟹黄却在他夹的时候落在了衣服上。

  
  
  
  
  

“大哥,大姐,明台,我回来了。”明诚打开门,换了衣服,去厨房洗了手,朝餐桌走过来。

  
  
  

这时的明镜正手忙脚乱的帮明楼擦着衣服,她见阿诚回家,便停了手上的动作递给他一只螃蟹:“阿诚,快吃螃蟹,过一会儿冷了不好吃了”

  
  
  

“谢谢大姐。衣服您别管了,晚上我拿了去洗就好。”明诚坐下后娴熟的撇起了螃蟹,把蟹腿撇好放成一排,又用手剥开蟹壳,将蟹脐和蟹肠剥离,然后用自己的筷子夹了半个蟹身,沾上酱油,递到还在跟螃蟹搏斗的明楼嘴边,“大哥,你吃吧,我给你剥就好了。”

  
  
  
  
  

得夫如此,夫复何求啊。明楼表面上淡定的道了谢,手却在餐桌下不老实的摸了一把阿诚的大腿。

  
  
  

“大哥你真是偏心死了,阿诚哥的筷子你就不嫌有口水了。”明台小声嚷嚷着,收到明楼威胁的眼神后立马消了声。

  
  
  
  
切,我愚蠢的弟弟啊,我不仅要吃他筷子上沾的,我晚上还要尝他嘴里的。  
  
  
  
  
  
  
  
  
  
  
  
  
  
  
  
  
  
  
  
  
  
  
  
  
  
  
  
  
  
  
  
  
  
  
  
  
  
  
  
  
  
  
  
  
  
  
  
  
  
  
  
  
  
  
  
  
  
  
  
  
  
  
  
  
  
  
  
  
  
  
  
  
  
  
  
  
  
  
  
  
  
  
  
  
  
  
  
  
  
  
  
  
  
  
  
  
  
  
  
  
  
  
  
  
  
  
  
  
  
  
  
  
  
  
  
  
  
  
  
  
  
  
  
  
  
  
  
  
  
  
  
  
  
  
  
  
  
  
  
  
  
  






 
评论
热度 ( 149 )
  1.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七爷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爷栗子兽-我污故我在 转载了此文字
    鱼唇的弟弟哈哈哈哈哈哈哈无缝衔接东凯天天向上,真的天天想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