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深夜60分】论何为明家食物链顶端

好!哈哈哈哈笑滚!

木娄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谈恋爱也可以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屁了!!!!!!

长水川: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尴尬,ABO设定,现代架空

  

lof主的脑洞永远是这么清奇【喝茶

  


  

解码器地址:http://monai.mobi/chunge/

  


  

01 于·三观碎成渣·曼丽的场合

  

在成为明台女朋友的第一个月后,于曼丽觉得自己的三观轰隆一声崩塌了。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昨天晚上明镜留她在明家过夜,经过是她安然无恙地过了一夜,发展是她今天一早起床后坐在了早饭桌旁,同桌的还有明镜和明台,以及在他们吃到一半时加入的明楼和明诚,高潮是正在剥蛋的明诚浑身都是明楼的味儿,结果是于曼丽仿佛听到了自己下巴落在饭桌上的声音。

  

她知道明诚跟自己一样是个omega,可就是知道她才方啊!

  

天啦噜,一个omega到底为什么会带着另一个alpha的味道啊!

  

明诚把剥好的白煮蛋放进明楼面前的皮蛋瘦肉粥里,自己则又拿了个蛋,敲敲敲后开剥。明楼用筷子破开蛋白拣出完整的蛋黄夹到明诚碗里……哦,对,明诚不吃蛋白。

  

原来我以为的大哥还是大哥,但二哥却是大嫂吗?

  

于曼丽此刻只想尖叫,天啊,同学拜托自己送给明诚的情书还在包里,幸好没送出去,这要送出去得多尴尬!这么重要的事明台你干嘛不告诉我啊!

  

鉴于明镜和明台都一副视而不见的架势,于曼丽默默地将自己的下巴装回去,食不知味地吃完了这顿早餐。

  

 

  

终于熬到明楼和明诚出门,于曼丽顶着明镜意味深长的目光硬着头皮把明台拉到了他的房间。

  

关门落锁一气呵成。

  

被甩到床上的明小少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曼丽,你这是要霸王强上弓吗?”

  

强上你个鬼啊!于曼丽的杏眼一瞪,“明台,你干嘛不告诉我阿诚哥其实不是二哥是大嫂?你知道我差点儿把同学的情书给大嫂,啊不,阿诚哥吗?”

  

明台茫然,“因为阿诚哥不是我大嫂啊。”

  

“谁信!阿诚哥一身大哥信息素的味儿,浓得我差点以为他们在床上滚了整整一宿。”于曼丽口不择言,“明台,下次这种事你千万得提前说,太尴尬了。”

  

“不,曼丽,你听我说,阿诚哥真不是我大嫂啊!”明台表示自己很无辜,“我大哥只不过是帮阿诚哥渡过发情期罢了。直接咬破颈侧的腺体把信息素注进去,又快又安全还没副作用。”

  

卧……槽……

  

于曼丽仿佛再次听到了自己三观碎成渣的声音。

  

 

  

从科学的角度讲,omega的发情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首先,omega和alpha的基因组与beta略有不同,就是这几个碱基对的差异造成了beta闻不到前两者的信息素,自己也不会散发信息素。而alpha和omega之间又存在另一处不同,即omega在分泌一种调节生理平衡的激素时需要alpha的信息素。当omega体内的alpha信息素即将消耗殆尽时,身体就会给出反馈,颈侧的腺体开始分泌omega信息素,吸引alpha与之交合补充身体所需的信息素。

  

所以,只要在发情期前适量地补充alpha信息素,就可以大大抑制发情期的不适。随着科学家对信息素认识的不断加深,人们已经可以部分alpha信息素作为omega发情期的抑制剂。事实上,近三十年来,omega运动能获得极大成功,跟抑制剂的出现与更新换代有着密切关系。

  

但如非必要,omega还是不喜欢使用抑制剂。发情是天性,任何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都要付出代价。于曼丽自己也用过抑制剂,针管直接将冰冷的人造alpha信息素打入腺体。针头刺破皮肤并不疼,可冰冷的、无机质的信息素在皮肤下弥散的感觉就不是那么好了,往往在注射后的一整天里,脖颈一侧都凉得仿佛那里是块死肉。

  

说到底,omega还是需要一个标记,需要真正的alpha信息素。

  

 

  

隐约间明台似乎听见什么东西碎成渣的声音,他挠挠头发,“曼丽,你没事吧?”

  

“我没事。”于曼丽满脸疲惫地摆摆手,艰难地总结了一下明台刚刚那一番话的中心思想,“所以大哥其实没有标记大嫂,啊呸,阿诚哥,他们是……是friends-with-benefits?”

  

大概是觉得中文太直白了,于曼丽本能地选择了英语。

  

她倒是想用brothers-with-benefits,然而洋妞并没有创造出这个词。

  

明台眨眨眼,“也没有上床吧,只是阿诚哥伸出脖子让大哥咬一口而已。比抑制剂更安全、更高效,曼丽你需要吗?本少爷竭诚为您服务。”

  

说着他笑嘻嘻地摆了个服务生经典pose。

  

然而于曼丽此时正处在一片晕眩中,根本没听清明台后面说了什么,她大脑里不受控制地演绎了可能发生过的情况……

  

 

  

明诚早上起来的时候发觉自己有些低烧,腹部郁结着一团隐痛。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每隔三个月就要经历一次的发情期的前兆。

  

他打起精神穿好衣物,又从衣柜里翻检一通为明楼搭配好今天要穿什么,才轻手轻脚地进了明楼的房间——他有钥匙不需要敲门。

  

叫醒明楼之后,他负手在一边看明楼眯着眼睛系衬衫的扣子,等明楼真正清醒时开口道,“大哥,我发情期要到了。”

  

明楼反应了两秒钟才想清楚明诚在说什么。

  

明诚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拉卡衣物,露出颈侧优美流畅的线条,“来,劳烦大哥咬一口。”

  

“当我是吸血鬼?还咬一口。”明楼摇头,眼睛却盯着那截美好的脖颈看了半天,似在考虑哪里比较方便下口。

  

明诚饿得慌,见明楼迟迟没动作就催促他道,“快点儿啊,大哥,着急吃饭呢。”

  

明楼凑过去,找准明诚颈侧腺体最密集的地方,张嘴。

  

明诚嘶了一声,本能地一缩脖子。Alpha信息素被注入身体的感觉太美好,他忍不住眯起眼睛回味了片刻。

  

明楼见他一副餮足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一声,“来,帮我打下领带。”

  

“好好好,明大少爷的要求就是我服务的重点。”心情大好的明诚快手快脚地帮明楼打好领带,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出门,下楼吃早餐。

  

哦,其中那个omega还带着要命的、浓烈的信息素味道,闻着就像他跟他身边的那个alpha在床上大战了三百场一样,然而我却要说服自己他们两个只是纯洁的、一个愿咬一个愿挨的关系。

  

呵呵,于曼丽划拉划拉将自己碎成粉末的三观拢在一起。她对自己说亲爱的坚强点儿,明家人都是有病没吃药,你可以挺过去的!

  

……

  

然并卵,尴尬症还是要犯了,好吗?

  

 

  

02 南田·脑里有黑洞·洋子的场合

  

南田洋子眼馋明诚好久了,她一直想把这个十项全能的副手从明楼的经济科挖到自己的对外办事处来。可明楼一直不松口,她也就无从下手。

  

但今天她觉得自己找到了突破口。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真长,明楼明诚和往常一样,一前一后地进了电梯。狭小的电梯里只有他们三人,经济科在15楼,对外办事处在19楼,一段漫长的上升过程。

  

就在显示板上的数字从8跳成9时,一股不算浓郁却很熟悉的味道击中了她。

  

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本能地挑起了同为alpha的她的攻击欲,她几乎是立刻发现了自己的异常,赶紧停下散发信息素,同时瞥了明诚一眼。

  

整个警局都知道经济科副科长明诚是个能媲美alpha的omega。

  

南田洋子见明诚没察觉到刚刚自己的失控,放下心来,可她一转念又觉得这个信息素的味道熟得可怕。

  

……

  

等等、这电梯里只有她、明楼和明诚三个人,明诚是个omega,刚刚又不是她自己,也就是说那是明楼信息素的味道?!!

  

叮咚——

  

电梯门在十五楼打开,明诚跟着明楼出了电梯,可马上又退回来,“大哥,昨天送去鉴证科的东西大概出结果了,我去看下。”

  

明楼点点头,“是该出来了,去看看,如果还没出来,就催一下。”

  

明诚道了声是,顺手又按了关门键按亮了鉴证科所在的18楼。

  

电梯门很快关上。

  

……

  

等等、明楼都走了,电梯里怎么还一股他信息素的味儿?难道说?!!

  

南田洋子震惊地看着明诚。

  

难道说明诚被明楼标记了?

  

明明昨天闻着还一切正常,居然一个晚上就被标记了?

  

拒绝接受这个现实的南田洋子恨不得用余光把明诚从里到外扫射个透。

  

嘴唇很正常、脖子上也没有草莓印,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那为什么他会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明楼的味儿啊到底是为什么?

  

……

  

等等、难道说明楼他?!!

  

南田洋子瞬间联想到了她看过的某些糟糕的小说,关于一个alpha如何强行得到一个omega的片段……

  

 

5Y+R5oOF5pyf5Luk5piO6K+a5rWR6Lqr6YW46L2v77yM5LuW5oyj5omO552A5Zyo5bqK5LiK57yp5oiQ55Gf55Gf5Y+R5oqW55qE5LiA5Zui77yM5piO5Lqu55qE55y8552b6YeM6JOE5LqG5LiA5bGC6JaE6JaE55qE5rC06Zu+44CC5LuW55qE5Zi05ZSH5rK+5LqG5rC05YWJ57qi5ram5b6X5Y+v5oCV77yM5aOw6Z+z5YiZ6KKr6Zq+6ICQ55qE5qyy5pyb5oqY56Oo5b6X5rKZ5ZOR5byC5bi477yM4oCc5aSn5ZOl4oCm4oCm5rGC5L2g77yM5oqK5oqR5Yi25YmC57uZ5oiR4oCm4oCm4oCdCgrmmI7mpbzmioroo4XlnKjnjrvnkoPnk7bph4znmoTms6jlsITmtrLmlbLnoo7vvIzpgI/mmI7mvoTmuIXnmoTmtrLkvZPnqIDnqIDmi4nmi4nlnLDmtYHkuobkuIDlnLDvvIzigJzpmL/or5rvvIzkvaDku4rmmZrkuI3pnIDopoHpgqPkuKrjgILigJ0KCuWPkeaDheW4puadpeeahOmrmOeDreS7pOaYjuivmuWktOaZleiEkeiDgO+8jOWNtOi/mOayoeWIsOS4jeefpeS6uuS6i+eahOWcsOatpe+8jOS7luaymeWTkeedgOWXk+WtkOmBk++8jOKAnOWPr+aYr+KApuKApuaIkeS4jemcgOimgeS9oOOAguKAnQoK4oCc6L+Z5Y+v55Sx5LiN5b6X5L2g44CC4oCd5piO5qW85Ya356yR5LiA5aOw44CCCgrku5bovbvmmJPlnLDlsIbmraPlnKjlj5Hmg4XnmoRvbWVnYeaQguWcqOaAgOmHjO+8jOW8uui/q+S7luaJk+W8gOi6q+S9k++8jOmcsuWHuuacgOengeWvhueahOmDqOS9je+8jOmCo+mHjOW3sue7j+a5v+a2puW+l+aBsOWIsOWlveWkhOOAggoK5piO5qW85Zyo56m05Y+j5ZGo5Zu055qE5oyJ54af56iU5Y6L5Luk5piO6K+a5pys6IO95Zyw5oOz6YCD56a777yM5Y+v5Zyo5LuW56ev6JOE6LW36Laz5aSf5Y+N5oqX55qE5Yqb6YeP5YmN77yM5piO5qW85bey57uP5bCG5LuW5pGG5oiQ5LqG5ZCO6IOM5L2N55qE5ae/5Yq/44CCCgpBbHBoYeaPoeS9j+S7lueahOiFsO+8jOW8uuWKv+WcsOOAgeS4jeWuueaLkue7neWcsOaMuuS6hui/m+WOu++8jOiiq+W8uuihjOaSrOW8gOi6q+S9k+eahG9tZWdh5Y+R5Ye65LiA5aOw5oKy5rOj44CCCgrmmI7mpbznlKjlipvkuIDpobbvvIzliankuIvnmoTplb/luqbkvr/kuIDkuIvlrZDlhajmsqHkuobov5vljrvvvIzmmI7or5rooqvku5bmkp7lvpfouqvlrZDlkJHliY3kuIDogLjvvIzkuIDnm7Tnm5vlnKjnnLznnLbph4znmoTms6rllarll5LkuIDlo7DokL3kuoblh7rmnaXjgILmmI7mpbzkuIvouqvmir3mj5LkuI3lgZzvvIzlkIzml7bnlKjmiYvmirnljrvmmI7or5rnnLzop5LnmoTms6rnl5XvvIzigJzliKvmgKXnnYDlk63vvIzku4rmmZropoHkvaDlk63nmoTml7blgJnlpJrnnYDlkaLjgILigJ0KCuWJp+eDiOWHtueLoOeahOaSnuWHu+S7pG9tZWdh55qE5YaF6IWU57yT57yT5omT5byA77yM5piO5qW85LiA5Liq5oy66Lqr77yM57KX5aOu54G854Ot55qE6IKJ5YiD5q+r5LiN55WZ5oOF5Zyw5Yi65LqG6L+b5Y6777yM5piO6K+a5Y+R5Ye65LiA5aOw5Y+v5oCc55qE5oq95ZmO77yM5YOP5piv6KaB6KKr5LuW6aG25Yiw56qS5oGv5LqG44CCCgrlj4jmir3mj5Lkuoblh6DmrKHvvIzmmI7mpbzkuIDlj6PmsJTlhrLliLDmnIDmt7HlpITvvIzmmI7or5rlj6rop4nlvpfln4vlhaXoh6rlt7HouqvkvZPmt7HlpITnmoTmgKflmajot7Pliqjkuoblh6DkuIvjgILku5blv73nhLbmhI/or4bliLDljbPlsIblj5HnlJ/ku4DkuYjvvIznlq/kuobkvLznmoTmjKPmiY7otbfmnaXvvIzigJzlpKflk6XvvIzkuI3ooYzvvIHkvaDkuI3og73miJDigJTigJTigJ0KCuaYjualvOWOi+WItuS9j+aYjuivmueahOaMo+aJju+8jOmYtOiMjuWJjeerr+eahOe7k+W/q+mAn+iGqOiDgOWNoeS4u+WGheiFlOWuq+WPo++8jOeEtuWQjuWwhOWHuuS6huenr+iThOWkmuaXtueahOa7mueDq+eyvua2suKAlOKAlOayoeacieS6suWQu+OAgeayoeacieeIseaKmu+8jOS7luW8uuihjOagh+iusOS6huiHquW3seWQjeS5ieS4iueahOW8n+W8n++8jOeKr+S4i+S6huS4jeWPr+mltuaBleeahOe9quOAgg==  
  
  

 

  

十七楼很快到了,明诚赶紧走出电梯。不知为何,今天的南田洋子总给他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她偷瞄自己的眼神就像自己是个被歹徒拖进草丛里的柔弱omega。

  

明诚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顺便把自己的脸安在柔弱少女的脖子上。

  

……

  

嘶,好冷,尴尬症都要犯了。

  

 

  

03 梁·习惯性被坑·仲春的场合

  

明诚去见梁仲春的时候,身上喷的遮盖剂已经完全发挥了功效,明楼的气味被结结实实地盖住。然并卵,梁仲春是个beta,就算没有遮盖剂他也闻不到明诚的味道。

  

不过,上天关了beta的一扇门,势必就会打开一扇窗,梁仲春的窗就是他的正常视力变态般地到达了3.5,去做飞行员都绰绰有余。

  

梁仲春顺理成章地看到了明诚颈侧腺体最密集的那一小片皮肤上印着个淡淡的齿痕。

  

他之前只当是明诚的男朋友留下的痕迹没在意过,可自从他了解到事情内幕后,就再也无法直视这个牙印了。

  

 

  

那次是经济科和毒品科的一次联合办案,毒品科接到线报说他们跟了一年多的一个境外贩毒组织将会在幻境pub与本城黑帮交易。

  

幻境是梁仲春的地盘,道上的人更习惯于叫它76号。

  

鉴于梁仲春向来秉持着“协助警方办案、争做良好市民、尽一个黑道应尽义务”(…)的行动准则,他自然默认了警察在这儿抓人。但有条件,就是不能影响他正常做生意。

  

没办法,只好便衣行事了。鉴于这次行动经济科只是个支援,又鉴于毒品科老大从来不需要支援,所以明诚以为他们科室是来玩的——连明楼都没到现场,摆明了不想管他们。但事实总是出乎他的意料,就在他端着酒杯的时候,他们的目标人物在开始谈生意前居然施施然向他走过来。

  

卧槽,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明诚此刻的内心是个大写的懵逼,他呆呆愣愣地看着高高壮壮具有北欧血统的目标人物坐到他身边,向酒保打了个响指,“Long Island Iced Tea。”

  

“明诚,拖住他,套点儿东西出来。”毒品科老大才不管目标人物脑子里有什么弯弯绕绕,敢主动咬钩就得有被扯下块肉的准备。

  

明诚至少已经三年没执行过这种颇具勾引意味的任务了,跟释放魅力套取情报比,他更倾向于拿枪顶着这个人的脑袋问出想问的问题。

  

许多人觉得omega的长相都趋于雌雄莫辩的秀丽,但很可惜,这只是某一部分无良小说带来的误会。事实上,omega的长相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倾向,至少明诚不是那种阴柔中性的风格。

  

Pub的灯光明暗不定,明诚的半张脸沉浸在晦暗的阴影中,唯一明朗的就是侧脸凝练出的线条,优美又带着刀刃一样分明的锐意——这种具有强烈攻击意味的,无论是beta还是omega几乎都能通杀所有类型的alpha。

  

“你很漂亮。”目标人物开口,“认识一下,我叫Cross,在你们的语言里是翻山越岭的意思。”

  

“哦,那你翻山越岭不远万里地过来是为了什么?”明诚端起吧台上的高脚酒杯轻啜一口,他的手指和手腕一同组成一道撩人心弦的线条。

  

Cross的目光落在明诚的手上,这个男人修长的手指让他想到了箭矢,一样的笔直、一样的锋利,他喜欢。

  

“也许我不远万里、翻山越岭而来就是为了你呢?”北欧男人笑得暧昧,“我漂亮的东方美人。”

  

要知道明诚可还带着兼具窃听功能的耳机,正在听现场版的毒品科科长不由得为这个不知深浅的alpha捏了把汗。

  

那个明诚,可是能一拳打断alpha鼻梁的omega啊!

  

明诚哦了一声,“那抱歉,恐怕你要白跑一趟了。”

  

“没兴趣?”Cross还是笑眯眯的,可身上的alpha信息素已经不加控制地漏了出来。

  

随着人们对性/爱的态度越来越宽容,早前存在于亚性别间森严的关系也开始瓦解。Alpha不止能和omega做/爱,beta甚至alpha也可以成为追逐的对象。Cross是个很强势的alpha,他的信息素可以令大部分omega心动,心甘情愿地跟他共度一个美好的晚上。

  

明诚若无其事地放下酒杯,他装作一个对信息素毫无觉察的beta,“没兴趣。”

  

Beta吗?Cross更加心动了,beta没有发情期,但换句话说,没有发情期就意味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是发情期。

  

“先生,胡搅蛮缠不是绅士所为。”明诚自然感受得到alpha信息素给自己带来的负担,他在心里对毒品科科长道了声抱歉,看来是挖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估计是看出了明诚的毫无兴趣却又不死心,Cross跟酒保要了只笔,刷刷刷将自己的住址写在了杯垫上推到明诚面前,“我的门随时为你敞开。”

  

明诚哼了一声,抓过杯垫塞进了风衣口袋里起身离开。

  

 

  

截止到现在,梁仲春看到的也只是一场普通的搭讪,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改在明诚离开后好奇心爆棚地调出了卫生间的监控。

  

当然,卫生间里有监控这件事梁仲春到死都不会承认。

  

明诚进了卫生间便被人拽进一个隔间里,拜摄像头的高像素所赐,梁仲春一眼就认出那是本该不在现场的经济科科长明楼。

  

等等、这俩人在干什么?

  

只见明诚拉开衣领露出脖颈,明楼毫不客气地咬上了他的腺体,还是拜高像素所赐,梁仲春连明诚脸上的隐忍都看得一清二楚。

  

卧……槽……

  

梁仲春瘫在座位上,原来明诚那个从不露面的神秘男友居然就是他大哥?

  

 

  

自从知道了某些内幕后,梁仲春再看明楼和明诚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起来。

  

比如,明楼和道上半黑半白的汪家大小姐藕断丝连,明诚经常被指示着帮这俩人订歌剧票、订餐位、订一切可以订的东西就差订酒店了。之前梁仲春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可现在再看就只觉得明楼渣。

  

一个alpha跟另一个alpha约会,却要自己的omega跑前跑后。他怎么不想想他挽着汪曼春的时候,明诚是什么感受?就算他事后会给明诚买东西讨他欢心,可伤害已经造成又怎么弥补得了?

  

梁仲春为明诚不值,他委婉地询问过明诚对现状是否满意。

  

明诚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表示很满意。

  

梁仲春叹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

  

等下,梁仲春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你觉得我下次应该多分出去你几成利吗?

  

明诚本对自己能从梁仲春手里分走四成立的现状很满意——别误会,他们做的是正常的酒水生意,不犯法——可梁仲春那种好可惜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明诚想,难道他希望自己分出去五成利?

  

嗯,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吧,下次要五成利。

  

……

  

如果梁仲春具有读心术,那么他此刻一定尴尬又肉痛,恨不得穿越回一分钟前,打死那个多愁善感的自己。

  

 

  

04 明·今天也懵逼·台的场合

  

经过于曼丽的分析,明台终于意识到自家大哥和二哥的关系不太正常。这种感觉差不多就像自己吃了二十年的五仁月饼,结果一朝推开新世界大门,才知道满世界都把五仁月饼当邪道。

  

别看明台年纪小,行动力却不含糊,当晚他就找上了明楼。

  

“大哥啊,问你个事。”明台谄媚地端给明楼杯咖啡,“阿诚哥是不是我大嫂啊?”

  

明楼瞪了他一眼,“怎么说话呢?什么大嫂?小心被阿诚听见了揍你一顿。”

  

阿诚哥最疼我了才不会揍我呢,明台腹诽一句,嘴上却道,“可你都标记阿诚哥了啊!”

  

“要我跟你说多少遍,短期标记只是一种帮助。”明楼放下咖啡杯,“你小子第一次尿床还是我帮着收拾的。”

  

“这能一样吗?”明台大声抗议。

  

“哦,那你第一次梦/遗也是我帮你收拾的,当时你哭得跟自己得了什么绝症似的。”明楼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毫不掩饰的嘲笑。作为大哥的福利就是能拿童年糗事嘲笑弟弟们一辈子。

  

“能不能不要说出那两个字啊大哥!”明台到现在还觉得自己脸上发热。

  

说起这个,明台记起自己第一次知道那啥能用手解决也是明楼教的。所以大哥和阿诚之间也是一样的原因?

  

“要是有朝一日阿诚遇上了命定的alpha,自然就不用我操心了。在此之前照顾下弟弟是大哥的职责。”明楼无比正直地道。

  

明台哦了一声。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好具体哪里不对。

  

他想了想,道,“大哥,阿诚哥每天里都带着你的味道,会有alpha敢靠近吗?” 接触不到alpha,又哪来的命定的alpha?

  

……

  

糟糕,明楼觉得此刻好尴尬。

  

 

  

05 明·食物链顶端·镜的场合

  

对于家里这些信息素告诉你的故事,明镜这个beta完全不知道。

  

作为一个能用气势把alpha训得哭出来的beta,明镜认为亚性别对自己的生活和事业完全不算个事,在这方面她给自己打个金光闪闪的一百分。

  

但作为年长又事业有成的女性,弟弟们的婚事也就成了头等大事。明镜细细数过去,明台跟着曼丽算是有了着落,大弟弟明楼他管不了,那就只剩下二弟明诚了。

  

所以这天早饭桌上,明镜正式提出了要带明诚出去相亲。

  

相亲的苦明台吃过,现在有人要跟他经受一样的痛苦,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阿诚哥,信我的,相亲特有意思!”

  

谁信?明诚瞪了他一眼,没等他回绝明镜,就听明楼道,“大姐,相亲就不必了吧?”

  

“不必?我看必要得很!”明镜也使劲瞪明楼,这个明楼,自己不娶媳妇儿还拐带着弟弟不成家,该打!

  

明楼慢条斯理地喝了口鸽子汤,“不必是因为阿诚已经有合适的alpha了。”

  

“哦?快说说对方什么样?配不配咱家阿诚?”明镜一听明诚自己有人选,立刻来了兴致。

  

“这个alpha啊……”明楼故意抻长尾音,“年纪比阿诚大些。”

  

“大些知道疼人,”明镜道。

  

明诚有些尴尬,哪有什么合适的alpha,明楼这是要凭空编个人出来吗?

  

“法国留过学,学经济的。”

  

“好好好,学经济好,有共同语言。”

  

明台嘴角一抽,尴尬之感油然而生,他怎么觉得这个开头不太对呢?

  

“还略懂绘画。”

  

“好好好,趣味相投。”

  

明诚眉峰一挑,他隐约觉得明楼要说出的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家里条件也不错。”明楼搅了搅汤盅,“最重要的是,大姐您对他知根知底。”

  

“我认识?我要认识早就介绍给阿诚了。”明镜催促明楼道,“别兜圈子,快说到底是谁?”

  

明楼笑眯眯地一撂汤匙,“我啊。”

  

冷场。

  

明台嘴里一口汤淅淅沥沥地全浇在桌子上。

  

喂喂喂,昨晚还信誓旦旦地跟我说是纯洁的兄弟互助关系呢!怎么今天就变了味?

  

明镜看向明诚,“阿诚,你……”

  

明诚看了眼明镜,又看了眼明楼,喉结上下蠕动了一下,艰难地开口,“我……我……”

  

他支支吾吾了好几声,最后心一横,“望大姐成全。”

  

“既然阿诚答应了,那相亲这个阶段也就省了。我和阿诚认识了这么多年,谈恋爱这个步骤也可以省了,不如直接订婚吧?”明楼象征性地征询了下意见,不过没等明诚和明镜给出答复,他又自顾自地点头,“我看可以。”

  

这一刻,高居明家食物链顶端的明镜内心是懵逼的。

  

“下午请假去买戒指?”明楼偏过头询问明诚。

  

明诚想了想,“行,正好上个案子刚结尾。”

  

“顺路去趟76号,典礼上总要有几瓶好酒。”明楼又道。

  

“好,梁仲春那里好像正好有82年的LaRomanee Conti。”明诚分分钟掀了梁仲春的底。

  

“回来选请柬样式,你记得拟份名单。”

  

“好,我记得上次你还说朱小姐的订婚请柬别致,我们可以选款差不多的。”

  

……

  

明镜拍案而起,“至少举行典礼的酒店要我选!”

  

明台突然觉得心好累,所以说还处在二哥一夜间变大嫂的尴尬中的只有我吗?

  

当然,要不明镜怎么叫食物链顶端呢。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3888 )
 

©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