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想说的说了。摊手,还能说什么呢?

一颜难靳:

圈内问题不能逃避,所有我写不出、不敢写的话,lo主都写了出来。
失去朋友也是我的锅,对不起,我还是不能置身事外。自由取关吧


echo:



来。我写完这几行,估计真的会失去朋友的。




(我一向对朋友的存在充满了患得患失的不确定感和恐慌。这次不知道会不会成真。)




(哎呀还没有朋友不要我啦可是我真的很害怕……大家都是很好的人,但是我真的很害怕是不是现在模糊重点的行为特别挑战别人的底线)




(妈妈呀我一直都是一个立flag的铝纸啊……)




我也要来做那种模糊重点的人。




这次撕的那些雷文,让我有必要思考两个问题,其一,楼诚圈的一部分人(比例自由心证)为何对凌虐(尤其是性方面)充满了兴趣?其二,为什么承受这一切的人是阿诚?




大家都聚焦在第二点。




万幸真的求得真正的平等之后呢?真正的平等是什么?是大家都尊重角色,还是从此两边都可以无下限开虐,互不相欠?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焦虑,从有人将恶毒文字加诸明楼、以求曲线救国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种事有可能发生。




平等的所谓【正当权利】(exm)还是平等的禁止?




大概是因为楼诚身处的世道,所以很多人必不可免地描写到那些血腥和残酷。但是不够。刑讯梗和qj梗真的不少,不少的意思是……远多于它或许可以被容许出现的频率。




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偏爱?对于……凌虐,羞辱,杀戮。




我必须说我把自己也批判进去,我从高中执笔开始,就对于主要角色的死亡有一种病态的迷恋。干脆利落的,祭献式的死亡。我和这种病态抗争了很多次,次次败下阵来,结果次次写得好像自己死了一回一样。




但是我的迷恋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想了很久。一者可能是所谓“物哀之美”,二者可能是对于“非死亡不足以表悲壮”的幼稚中二误解和执念,三者,是我最最恐惧的但是避不过的,操纵人物命运的快感。




你们如何强,如何性格鲜明,如何让我被你们带着跑情节不由自主——




可是你们的结局是我先写好的。呵呵。




在发现这个问题以后,其实那时候我已经不再写文,或许是因为抽身才看得清楚——我无数次怀疑,并且难过到哭,我居然是这么一个人。或者,我居然很可能是这么一个人。我自己都恶心。




三点理由,尤其是第三点,在遇到楼诚以后高高抬头。因为我知道,他们的世道太艰难,我不用故意扭转故事,任何一个时间点,他们都有死去的可能。一直。于是我的操纵变得正当无比。因为对于楼诚而言,死亡在很多情节中经常正当。




当然。他们原本或许也可以不死。只要我卯足了劲,让他们刚刚好躲过每一个节点。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被我无意恶意地错过了。




好吧。好吧。假装把楼诚之一写死不是罪吧。




刑讯梗呢?甚至于上升到性虐待呢?无论是楼诚之间其实早已出格的所谓“情趣”,还是穿插于刑讯中的qj、lj梗(我碰到过一回,标题大写注明,我大半夜溜下床开电脑举报……),或者是桀纣式的剖腹取子……




你们写得很爽吗?你们看得很爽吗?




说真的,你如果说“我要展现时代的残酷”,那你何必写得那么……详细,让人又要晕过去又要作呕。让人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乐在其中。




研究南京大屠杀到最后抑郁的那位姑娘,人家是什么心态;
时不时来个虐身,将人物踩在脚下,还碾一碾鞋尖,看着下面一排红心一排“爽翻了”,你是什么心态;
看到【刑讯】【高虐】就点进去,看到电刑鞭刑拔指甲致幻剂连喊太轻,看到失禁、qj甚至lj才意犹未尽点评“好爽!放开虐!”,你是什么心态。




或者楼诚之间的性暴力。你们真的觉得明楼舍得那样对明诚?你们真的觉得明诚肯那样被对待?或者反过来,哪怕反过来,如果明诚掌握主动,又如何?你们觉得他们会把彼此当奴隶吗?




其实我不反对明楼有性瘾的设定,我看过这样的文,很成功的文,真实,心酸,一点点暖。他的压力太大了,不是不可能。可是那样也不等同于奴隶与被奴隶。相反——他极其强大又脆弱,而明诚坚强支撑,温柔安抚。




他们的权力关系到底应该如何?或者明知之下,还是有那么多的畸形的性关系,而且还写得绘声绘色。明诚被写得比旧社会最千娇百媚又奴颜婢膝的、最悲惨的求包养的男旦还不如。




我自认为自己有时候可能已经变态。对死亡的偏执变态到我自己要把自己吃了。所以我没办法想象上面那些人的脑回路。




你们怎么……怎么受得了那样的自己啊。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只暴虐的怪兽,人的本质是一半的神一半的动物,不足为奇。但是文明至少一定有一部分是反天性的不是吗。楼诚身处的时代,成为了一些人将怪兽顺理成章心安理得放出来的借口。




楼诚是为什么奋斗?共产主义,也一定有一种精神内涵,叫做爱人。他们在为了拯救民族于倾覆受辱的危难而奋斗,为了有朝一日真正的和平平等自由而奋斗。他们恰恰是要消灭这些暴力,奴隶,凌虐人的手段,他们要护起将来人不必被践踏的人格。毁家纾难,万死不辞,九死不悔。




而有的人却拿他们当做了夏瑜。手上一个个都是蘸血馒头。




那个馒头叫做【为虐而虐】。




我从来不反对be。楼诚圈多少惊人的佳作都是be。都死人。可是作者有没有过分地,或者说不必要地虐待角色?没有。有没有从虐当中获取快感?更没有。他们对待死亡,有一种审慎和郑重,有一种已经节制了的悲恸,有一种避无可避的宿命感。可以读出来的。和洋洋得意炫耀着虐的技巧的那些文字,不一样。




做不到如此,请至少拴一下内心怪兽的笼子。




以上。




6.13


评论
热度 ( 106 )
  1. 朽木echo 转载了此文字
    很想把小红心洒遍你的博客。 犹豫了很久最后只是在这一篇上按了一个心。 极少看你在作品里谈及自己,
  2. 仆巾一颜难靳 转载了此文字
  3.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一颜难靳 转载了此文字
    把我想说的说了。摊手,还能说什么呢?
 

© 日月木娄的红烧肉 | Powered by LOFTER